当前位置:首页?>?一笙有喜 > 第1027章 要命的嘴

第1027章 要命的嘴

? 棉花糖无错 ,最快更新一笙有喜最新章节!
????
???? 其实在盛浅予心底,哪怕到了以身家利益相搏的时刻,也始终坚信乔治笙不会对她怎么样,就像上次他让佟昊绑了她,虽然过程极尽羞辱,可他到底没有真的把她怎么样。
????
???? 她始终认为,在乔治笙的心里面,绝对会给她留有一席之地。
????
???? 可如今他却当着她的面儿,否认他们的过去,盛浅予一眨不眨的看着乔治笙,有那么几秒钟,她的心跳已经停止了。
????
???? 警卫员是真的站不下去了,他怕再听下去,不等乔治笙动手,回去他也会因为听见太多不该听的而被发配。
????
???? 警卫员静悄悄的离开,几十米长的走廊里,只剩乔治笙和盛浅予两个人,彼此目光相对,乔治笙的瞳孔前蒙了一层冰渣子,看人不带温度,盛浅予除了刹那间的如鲠在喉之外,基本上做到了面色镇定。
????
???? 不知过了多久,她又重新把笑容提到脸上,唇瓣开启,不痛不痒的道:“看来你还记得跟我在一起的那几年,我以为你早忘了。”
????
???? 乔治笙表情寡淡,声音冷漠的接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担得起任何结果,是你让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慎重的好,我现在就特别后悔,早知今日,我当初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
????
???? 目不转睛的看着盛浅予的脸,乔治笙不顾她努力直视的目光,继续又说了一句:“我应该好好的等着宋喜,把我的全部都留给她一个人 ,让她不用见识丑陋的脸,算计的毒。”
????
???? 他口中说出的话一如削薄的唇,锋利又刻薄,瞬间刺破盛浅予伪装的笑容,让她唇角一寸寸下沉,最终定格在半惊半恨之间。
????
???? 瞪着眼睛,她睫毛微不可见的发抖,抬眼望着乔治笙,半晌才挤出声音:“你要等她?”
????
???? 乔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虽然后悔药没的卖,但我还是后悔跟你在一起,甚至厌恶跟你有关的全部,为什么我没能早些遇见宋喜?”
????
???? 说到宋喜名字的时候,他口吻明显变得轻柔,盛浅予眼眶瞬间蓄满泪水,怒极,她哆嗦着道:“你闭嘴!”
????
???? 她以为自己愤怒到极致会是很大的声音,可事实上声音却比平常还小,带着绝望的味道,是从心肺间挤压出来的。
????
???? 乔治笙丝毫不为所动,看着她的目光唯剩下厌恶,她让他闭嘴,他自然不会闭,非但不闭,还继续道:“是你跟宋喜说,我和她之间的爱情只是她比你幸运?”
????
???? 盛浅予脸色煞白,嘴唇已经渐渐发紫,她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乔治笙的一句后悔已经把她钉在了回忆的血墙上,她不敢张嘴,怕血沫横飞。
????
???? 乔治笙也不在乎她应不应,自顾自的道:“我今天当着你的面儿,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喜欢宋喜,比你想象的多,比你想象的久,我是鬼迷心窍才会想让你回夜城,早在你选择离开的时候,我就该知道在你心里到底什么最重,你说命运不偏向你,你没有接到短信,我现在也很讨厌命运,如果那时你回来了,我会更早告诉你,我已经爱上宋喜了。”
????
???? 盛浅予被他用语言一刀刀凌迟,明明心疼的想死,可身体偏又清醒着,她想让他闭嘴,但是说不出来话,胸口别闷到窒息,她咬牙忍着,半晌后才道:“你是专门来给宋喜出气的?”
????
???? 乔治笙冷漠的说:“出气?我想让你再也不用喘气。”
????
???? 盛浅予大脑有些缺氧,因此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想让她死。
????
???? 她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亲口告诉她,要她死。
????
???? 心痛到极致,反而有种大彻大悟的升华,盛浅予勾起唇角,笑中带泪的挑衅,“那你怎么不干脆杀了我?跟我说这么多干什么?”
????
???? 乔治笙说:“别幻想我对你还有半分感情,我没有把枪指在你的脑袋上,不是舍不得你,而是舍不得让我老婆伤心,他不希望我杀人,我就不杀。”
????
???? 中间停止两秒,乔治笙反问:“这种时刻,你怎么不感激自己的运气很好,因为宋喜,你现在还活着。”
????
???? 元宝又猜对了,盛浅予此刻的感受何止是对着头开一枪,简直就是固定在一处,被机关枪扫射,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停顿,都是锋利的子弹,弹弹打在她心头。
????
???? 她早已认清跟乔治笙的敌人立场,但她从未想过,他要她死。
????
???? 心底早已说不出是伤心痛苦,亦或是惊讶压抑,盛浅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表情给他,这一刻,她是最真实的状态,剥离了所有伪装的假象,就剩下一具可怜的,悲哀的,丑陋了本体。
????
???? 乔治笙看着她扭曲的表情,颤抖的身体,眼底没有丝毫怜悯,唯剩下杀之而后快的冷漠,薄唇开启,他沉声说道:“你知道敌人和仇人的区别吗?如果盛家和宋家的恩怨让你无法选择立场,那从你主动骚扰宋喜的那一刻,你就是我的仇人,我是怎么对仇人的,你应该清楚。”
????
???? 盛浅予用尽全力,抬起通红的眼睛望着乔治笙,压抑着不平稳的气息,尽量云淡风轻的口吻回道:“你想要我的命,有本事尽管来拿。”
????
???? 乔治笙说:“你的命我暂时不要,但是方家,盛家,包括里面躺着的那个,但凡坑过宋家的,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跑,我会送罪有应得之人去陪你爸,到时候也算你们阖家团圆了。”
????
???? 她以为她可以始终维持冷静和骄傲,可终究是被他这句话打回原形,盛浅予忽然抬起手,想要打乔治笙,乔治笙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只是用手里的花挡了一下。
????
???? 霎时,黄白色的菊花瓣掉了一地,盛浅予因为惯性自己往后退了一步,身后走廊里传来一声:“乔治笙!”
????
???? 乔治笙没回身,急促的脚步声,不多时,盛宸舟从他身旁擦肩而过,冲到盛浅予面前扶稳她,“没事儿吧?”
????
???? 盛浅予脸色煞白,嘴唇青紫,盛宸舟咻的抬头怒视乔治笙,“你想干什么?”
????
???? 乔治笙将手上的残花往地上一甩,面色冷漠,声音嘲讽的道:“提前给方盛两家上坟。”

推荐阅读:《一笙有喜》

看网友对第1027章 要命的嘴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一笙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