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一笙有喜 > 第1038章 三年磨一剑

第1038章 三年磨一剑

? 棉花糖无错 ,最快更新一笙有喜最新章节!
????
???? 在审理盛峥嵘和谭闫泊的相关案件时,投毒杀害谭闫泊的凶手公开承认,他是受人威胁才不得已做了出头鸟,整件事跟许顺平丝毫关系都没有,盛峥嵘跟谭闫泊的关系已然浮出水面,是谁指使,昭然若揭,内部对许顺平的调查宣布结束,许顺平官复原职。
????
???? 宋元青坐了三年冤狱,上头不仅要给他交代,也要给老百姓交代,所以政府公开发声,判的判罚的罚,该升的升,该检讨的检讨,刚开始网上也有不平舆论,说是做到夜城副市这样的职位,也能被人诬陷坐牢,官场如此黑暗,水如此深,人民群众还能信任什么?
????
???? 对此,低调升任夜城市长的宋元青实名给予回复,他是这样说的:“位置再高也是普通人,是人就会犯错,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从不缺席,我很感激政府不遗余力的侦查,能将错案重审,误判纠正,这是国家的进步,也是我们的政府拿出百分之百的诚意面对每一位群众,希望今后在群众的监督下,每一个在职官员都能踏实本分的做事儿。”
????
???? 在这段让人看了有些热血又有些心疼的独白后,宋元青又补了一句:“我并不委屈,我们的国家是温暖的国家,领导也是很人性的领导,现在把我放到这个位置上,第一是为人民办事儿,第二也是考虑我个人的心情,我现在心情很好,请大家放心。”
????
???? 从激昂到暖心,从一本正经到有些俏皮,网上有人把这段话翻译过来,说是牢里苦熬三年,但是出来就升职啦,我们宋市长心态好,如果没进去,保不齐还升不了这么快呢。
????
???? 宋元青越是不掩饰,民众越是觉着他真实,接地气,有一段日子,宋元青在网上比任何一个流量明星都要红。
????
???? 可有人欢喜就有人愁,宋家越是红红火火,越是衬着盛家落魄寂寥,从前宋家门可罗雀,盛家门庭若市,如今一夕之间,二者调换,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实永远比故事精彩。
????
???? 宋元青出狱之后第一时间去看宋喜,那天宋喜正在自家花房里浇花,她从前不喜欢这些花花草草,倒不是没有爱心,就是没有耐心,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加几台手术,带一带身边新来的实习医生。
????
???? 兴许是一个孕怀下来,她小一年没有摸手术刀,从最初的焦躁到忧虑,再到现在的平静和适应,她终于说服了自己,都说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儿,无时无刻想要保持一种状态,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有其他人和事代为做出牺牲。
????
???? 她不愁吃喝,努力工作不是为了生计,总想着心外少了她,怕有些麻烦的手术会堆到那么几个人身上,怕同事会顾不过来,怕耽误病人身体,怕这怕那,乔治笙总结了:“你唯一不担心的就是自己。”
????
???? 有时候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宋喜也在反思,是不是这些年活得‘自私’了点儿,从小陆方淇没陪在身边,跟宋元青虽然亲密,但他太忙,所以不管是她主动还是形势所逼,工作都成了她最重要的寄托。
????
???? 她习惯了担心病人多过担心身边的人,也忽略了她现在不是孤身一人,她有乔治笙,有乔乔和帛京,有亲人,朋友,还有面前的这些花花草草。
????
???? 上次元宝过来,已经把她不认识的花草都给她讲了一遍,当时她还纳闷儿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
???? 元宝说:“不当医生我也知道你们的倒班流程,很少有人像你这样,喜欢一件事儿,就专注一件事儿。”
????
???? 元宝是说得好听,宋喜却觉得这些年她太过封闭执着,说好听点儿是要强,干一行就要做到这一行的顶尖,说得难听点儿,除了这个什么也不会。
????
???? 有些牛角尖儿就得自己想通,不然别人怎么劝都够呛,宋喜像是突然开了窍,不钻了,一切都要在顺应自然的前提下努力,不然就是物极必反。
????
???? 如此想着,她开始放松心情,也不急着回心外,每天在家陪照顾孩子,陪乔治笙看个电影做做饭,这会儿他去别墅后面的仓库了,宋喜在花房给花喷水,想着等宋元青什么时候可以过来,她就显摆一番。
????
???? 正想着,只听得身后有些动静,是花房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拉开,宋喜没回身,以为是乔治笙,自顾自的道:“欸,你看我花养的怎么样?是不是比刚拿回来的时候茁壮了一些?我爸要是看到,一定会夸我出息了,还会养花。”
????
???? 虽然也只是浇浇水而已。
????
???? “……的确出息了。”
????
???? 乍听到这个声音,宋喜是没反应过来的,手里的喷壶自顾自的往外喷水,几秒后,她停下动作,还没等回身,某种情绪刺激到喉咙和鼻子,她瞬间眼眶泛红。
????
???? 宋元青看着宋喜的背影,眼眶也红了,他只在她生产的那天短暂陪在她身边,那还是乔治笙和党家不知费了多大的劲儿,才争取到的重要时刻,一转眼两个多月,从后面看她依旧身形纤细,哪里像是刚生完孩子的样子,他心酸的不行。
????
???? 几米外的宋喜终于慢慢转身,宋元青的声音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听错,可当父女二人目光相对的刹那,宋喜还是顷刻间视线模糊,她抬着手臂走过去,一如孩童。
????
???? 宋元青抱着她,她在他怀中喜极而泣,他掉着眼泪,出声说:“没事儿了,爸回来了。”
????
???? 当初答应她的,如今终于做到,他不用再无时无刻的愧疚和担心,终于可以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张开臂膀保护她。
????
???? 乔治笙也不知道宋元青今天突然过来,带着一双专用的做工手套,一手拿着把锯子,另一手拖着一大袋木头,从仓库方向走来,隔着挺远隐约看到花房里有两个身影,宋喜好像还抱着谁,心底刚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放开袋子角,只拎着锯子往前走,没走几步他就看清了,是宋元青。
????
???? 想着,乔治笙原地站了几秒,又折回去拎起一大袋木头,往别墅的另外一处空地走,把空间和时间留给他们父女。

推荐阅读:《一笙有喜》

看网友对第1038章 三年磨一剑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一笙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