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一笙有喜 > 第1106章 往死人身上泼脏水

第1106章 往死人身上泼脏水

? 棉花糖无错 ,最快更新一笙有喜最新章节!
????
???? 关鹏磊一开口就是爆点,监控台背后站着纪权忠和另外两个副局,神色皆是晦暗不明。
????
???? 监控画面中,关鹏磊显然有些心绪不宁,但却强自压制,声音低沉的说道:“沈兆易出事儿之前,我跟他有过一次谈话,怕他亲自带队去查海威会有负担,本想给他做些疏导,告诉他公事公办……但是聊天途中沈兆易一度情绪很激动,跟我说了些他跟宋喜…也就是乔治笙老婆的过往,他说他很不甘心,言语中也有一些偏激的话语。”
????
???? 对面的老警察马上敏锐的问:“他说了什么偏激的话?”
????
???? 关鹏磊道:“无外乎儿女情长,他把乔治笙当情敌,觉得是他抢走了宋喜,沈兆易恨不能……他说有时候想想就恨不能让乔治笙这种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黑商去死,他还说自己不会嫌弃宋喜,他可以照顾宋喜和孩子。”
????
???? 老警察继续问:“那你是怎么说的?照理沈兆易出现这种偏激的思想,就不该让他再继续调查海威。”
????
???? 关鹏磊道:“我当时也很震惊,但我觉得年轻人,气盛,可能就是一时的不满,毕竟沈兆易还是很优秀的,这点众所周知,我认为他在工作上有最基本的克制和归束,而且后来沈兆易自己也改口了,说不该说这种意气用事的话,对于海威的调查,他一定会公事公办。”
????
???? 老警察问:“这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
???? 关鹏磊说:“沈兆易出事儿前的一个礼拜吧。”
????
???? 老警察问:“那这一个礼拜期间,沈兆易有没有其他比较异常的反应?”
????
???? 关鹏磊说:“我有格外的多留意他一点儿,他在警局还是跟从前一样,我估计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同事也不会觉得他有什么异样,直到他出事儿的当天……”
????
???? 说到关键处,老警察忙问:“出事儿当天?当天沈兆易有什么异常举动吗?”
????
???? 关鹏磊手中的烟夹了半天没抽,烟灰积攒了一截,他手指微微一抖,烟灰掉在桌上,他下意识的伸手拂去,紧接着深深地吸了一口。
????
???? 白色的烟雾吐出,逐渐模糊了关鹏磊的面庞,在烟雾还未散尽之际,只听得他沉声道:“出事儿当天沈兆易给我打过电话。”
????
???? “他说了什么?”
????
???? “也没说什么,就说调查海威的工作结束了,想休息一下,我说没问题,你平日里没假期,休息一下也好,我让他回局里,我给他批假,他说约了人吃饭,等明天再说,我还劝他放松放松,他说清理完才能好好休息,我说工作是做不完的,他说做完一件是一件,然后突然又问了我一句,关局,你说夜城的天总是这么灰蒙蒙的,是不是因为太多脏东西藏在里面了……我当时也觉得莫名其妙,但也知道他心情不好,想安慰几句,恰好我这边有事儿,他那边也说要跟人去吃饭了。”
????
???? 一口气说完,关鹏磊似乎觉得很疲惫,想抽烟,抬起手才发现烟已经快到底了,饶是如此,他还是借着抽了一口,随后道:“现在出事儿了,我才明白他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说想休息,但是要清理完才能好好休息,还有夜城的天……”
????
???? 双手搓揉着脸,关鹏磊面色极其难看,半晌才道:“是我没有拦住他,早知道他要做傻事儿,我该拦着他的。”
????
???? 老警察也听明白了,可听明白是听明白,该问的他还是要明知故问:“你的意思是,沈兆易当天约了元宝和佟昊,是打算向他们两个寻私仇报复的?”
????
???? 关鹏磊闭着眼睛,似是不愿面对现实,可还是应声道:“我只能这样想了。”
????
???? 老警察道:“那你为什么第一次没露面儿作证的时候,不把这里面的事情讲清楚,只说沈兆易告诉你,他好像查到了海威的什么问题?”
????
???? 关鹏磊慢半拍睁开眼,闭了会儿眼睛,他眼底的红血丝更浓了,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人,他哑声回道:“因为我猜出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沈兆易想报复乔家,所以从元宝和佟昊下手,但中间不知发生了什么意外,他死了,身中三枪,但我不能说……我不能让一个优秀的警察临死还要背负上为情犯罪的包袱,我怪自己,怪自己为什么没能拦住他,如果我能在第一时间就拦下他,他就不会出事儿!”
????
???? 关鹏磊越说越快,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眼眶通红,双手攥拳,额角青筋都爆出来了。
????
???? 对面老警察顿了顿,低声道:“关局,你冷静一点儿。”
????
???? 关鹏磊愣愣的,似是后知后觉,半晌才重新伸手捂住了脸,情绪很失控。
????
???? 监控台后面的人目睹也听到了一切,一时间皆是无言,如果说关鹏磊的第一版口供只能证明沈兆易的死跟元宝和佟昊有牵连,那么这一版证言,无疑是坐实了事发的所有动机,包括沈兆易的死,如果是他主动挑起的,那么元宝和佟昊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杀他也是理所应当,同样因为是事发突然,两人杀了人想要隐藏更是天经地义,比起所谓的防卫杀人,根本拒绝承认杀人,岂不是更好的方式?
????
???? 如果是其他证人坐在这里,事关重大,警察一定会说,你要保证所有证词都是真实的,做假证的罪名很重,尤其是刑事案的假证,最重会跟犯人同处。
????
???? 但关鹏磊就是警务人员,他自然知道做假证的罪名有多重,所以老警察很委婉的说了句:“还有其他需要补充的吗?我看你现在的情绪也很激动,要不要先暂停一下,待会儿再说?”
????
???? 关鹏磊用力的抹了把脸,摇摇头,“不用再问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为我自己说过的话负法律责任,第一次没有把实情说出来,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已经犯了纪律,我请求组织把我关押,我随时接受提审。”
????
???? 其实关鹏磊也很聪明,他在这时要求组织把他关押,实际上是不想再给盛浅予操控他的机会,说多错多,他今日之举是无可奈何,也是踏上了不能回头的路,但人都会为自己做打算,少说少错,如果能平安度过这一劫,他在关键时刻帮了方盛两家,日后升官发财自是不必说,若是倒霉……也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不到最后一刻,也不要随随便便的把身家性命压到其他人身上,看看盛峥嵘是什么下场,自己亲女婿斗不过如此,更何况他个外人了?
????
???? 关鹏磊原来最高也只搭上过盛峥嵘,从未跟方耀宗有过接触,但他早就表态了,他是这条船上的人,所以盛浅予使唤他才使唤的特别利索,更是直接投出方耀宗,让他不得不铤而走险。
????
???? 说白了,方党宋盛之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顶峰时刻,成败就此一举,局内人不存在隔岸观火一说,是生是死,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推荐阅读:《一笙有喜》

看网友对第1106章 往死人身上泼脏水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一笙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