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一笙有喜 > 第1129章 够本儿

第1129章 够本儿

? 棉花糖无错 ,最快更新一笙有喜最新章节!
????
???? 早知道每个人喝多后的状态不尽相同,有大哭大闹的,有安静睡觉的,有絮叨生平的,也有畅想未来的,可元宝从未见过谁喝多后的‘酒疯’是在半路发作的。
????
???? 半小时前元宝才把党贞从浴室里抱出来,暗道她喝醉后也很乖,不吵不闹,只是很粘人,一直抱着他不肯放手,两人去客卧睡觉,他好几次差点儿没忍住又要擦枪走火,可一想到党贞之前疼得厉害,他也不想让她受罪,打算今晚就让她好好休息,谁料党贞眯了一会儿之后开始主动撩他。
????
???? 佟昊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党贞在被子里的手正顺着他的胸口往下滑,开口喊他名字的声音也是够人喝一壶的,元宝浑身一绷,再看手机,电话已经被佟昊给挂了。
????
???? 元宝伸手进去及时按住党贞的手腕,压低声音道:“别乱摸,不想睡觉了?”
????
???? 党贞依偎在元宝怀里,慵懒的像是一只猫,闻言,她什么都不说,只是被子下的手在跟他较劲儿,他按着不让她往下,她就是要往下,元宝忍俊不禁,俯身亲了她一下,出声问:“故意的?”
????
???? 党贞哼了一声,手不能动,她抬起腿勾住了他的腿,元宝眼底神色一变,顺势翻身将她压在下面,低声说:“还疼不疼?”
????
???? 党贞抽出手环住他的脖颈,闭着眼睛吻他,第一下没找准,吻在他鼻梁上,后来是眼睛,眉毛,脸颊……
????
???? 密密麻麻的吻,像是一个又一个滚烫的烙印,元宝哪里扛得住这种撩拨,双手拢起她的腿,如她所愿。
????
???? 这一晚无论元宝还是党贞,都是不知餍足的,两具刚刚开封的身体总之对彼此有着难以言喻的兴趣,像是怎么都不够,恨不能融进对方身体里。
????
???? 党贞对于夜晚的记忆有印象,但不是十成十,她只记得关键片段,比如她主动缠着元宝,电视剧里的坏蛇精一样吸人精髓,而元宝则跟发电站一样,永远都有精力,她随时要他随时给,后来她累得不行,有心无力之际,他默默地反客为主,着实把她搓揉的够呛。
????
???? 每次完事儿后他都要给她喂很多水,担心她宿醉会不舒服,水喝进体内再迅速的通过运动蒸发掉,如此几个回合,党贞倒也真的醒酒了,酒醒过后她需要面对的是温柔进骨子里也不正经到骨子里的元宝。
????
???? 他将她搂进怀里,低声问:“怎么样,还疼吗?”
????
???? 党贞那里火辣辣的,又有些胀木,可她不好意思说,只闭着眼睛小声回道:“不疼,睡吧。”
????
???? 元宝问:“还要?”
????
???? 党贞愣了一下,随即眉头微蹙,红着脸道:“我说睡觉,我困了。”
????
???? 元宝故意逗她的,闻言轻笑出声,关了灯搂着她一起睡觉。
????
???? 黑暗中党贞感受着身前汩汩传来的温热气息,带着元宝身上固有的熟悉味道,她真的跟他在一起了,不再是朋友,也不仅仅是谈恋爱,而是彻彻底底的,成了他的人。
????
???? 党贞没有后悔自己的主动,当然…也没后悔他这一晚的表现,打从认识他开始,他给她的一切都超过她的预期,还有什么是比这样更让人惊喜的?
????
???? 累到不行,党贞只想了一会儿就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身体比意识更先觉醒,那股刻进血液里的渴望再次袭来,以至于她眼睛都没睁开,双臂已经环在了身上人的背部,腿也自然而然的绕在了窄细的腰间。
????
???? 要说无师自通,难点儿,但是名师指路就是不一样,仅仅一晚上而已,党贞觉得自己颇有些轻车熟路的既视感。
????
???? 从晚到早,身下的这张床立下了汗马功劳,中途元宝又放慢动作问她疼不疼,这会儿党贞是彻底酒醒了,特别不好意思,红着脸,如实回答:“还行。”
????
???? 元宝说:“那我轻点儿。”
????
???? 党贞下意识的道:“没事儿。”
????
???? 元宝笑问:“嫌我轻了?”
????
???? 党贞跟他对视,本想嗔他两句,可视线忽然下移,落在他心口的位置,在他光滑的皮肤上,一枚一元硬币大小的圆形伤痕特别醒目,党贞昨晚大多数时间都没睁眼,所以这会儿才看清楚。
????
???? 元宝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随后淡笑着道:“难看吧?”
????
???? 党贞抬起手轻轻地摸了一下,问了句很没常识的话:“还疼吗?”
????
???? 元宝说:“不疼。”
????
???? 党贞没有问这是什么伤,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只有子弹打穿了才会留下圆形的伤疤。
????
???? 她想到党毅从前对她说过的,元宝和佟昊的身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他们从小就是被当成保镖在培养,哪怕是和平年代,日子也会过得九死一生,说一句有今天没明天也不会夸张。
????
???? 心里忽然一阵钝疼,党贞抱着元宝的背,把他拉低,手指无意间扫过他的背,她摸到什么,马上又重新摸了摸,那是他背上的凸起,同样是一元硬币大小的圆形伤痕,不止一个。
????
???? 元宝埋首在党贞耳侧,低声道:“害怕吗?”
????
???? 党贞摇了摇头,眼泪在眼眶打转,元宝吻着她的侧脸,出声说:“都是旧伤,以后不会了。”
????
???? 党贞用力抱着他,恨不能早遇见他几年,她一定会想办法保护他,不会让他受伤的。
????
???? 元宝伸手帮她擦泪,低声哄着,刚开始无论他怎么安慰,她的眼泪都掉个不停,后来他只能用恶劣点儿的法子,让她不敢张嘴,一张嘴就不好意思。
????
???? 两人睁眼就在床上腻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党贞饿的肚子叫,这才下床洗漱收拾。
????
???? 临出门之际,元宝似是忽然想到什么,问党贞:“你昨晚没回去,你爸竟然没给你打电话。”
????
???? 党贞实诚的回道:“昨天早上我就关机了。”
????
???? 元宝投以一个询问的目光,党贞道:“省得他总给我打电话。”
????
???? 她就是没好意思说下半句,总给她打电话提醒,让她跟元宝注意一点儿。
????
???? 注意什么?他是她男朋友,他们做什么不是理所应当的?
????
???? 元宝是聪明人,党贞没说完的话他也能想得到,唇角勾起,他轻柔的说:“开机|吧,给他打个电话,报声平安。”
????
???? 最后‘报声平安’四个字莫名的戳到了党贞的笑点,她轻笑出声:“我都觉得该报平安的人是你。”
????
???? 元宝一本正经的接道:“说我昨晚被某某人给劫走了,到底是吃干抹净才让出的门。”

推荐阅读:《一笙有喜》

看网友对第1129章 够本儿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一笙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