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一笙有喜 > 第285章 丢了个台阶给她

第285章 丢了个台阶给她

乔治笙到家,已经快夜里十二点,站在别墅院子里看,整栋楼就只有宋喜的房间还亮着灯,她竟然还没睡?

上楼回房,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他坐在沙发上捏着小蓝本,给宋喜打了通电话。

宋喜那屋的确开着灯,但她已经躺下了,是最近夜里害怕,亮着灯心里会好受一些,睡得迷迷糊糊,手机响起,到底是把她吓了一跳。

惊醒过后,宋喜看到熟悉的景物,愣了好几秒才回神,摸到手机一看,屏幕上的‘S’字样让她说不上是喜还是怒。

凭心而论,宋喜并不真的讨厌乔治笙,哪怕在他说了那样多伤人的话后,但她心理特别正常,也绝对不会喜欢他,就是不晓得他又要搞什么。

划开接通键,宋喜不带任何个人情绪的说了声‘喂’。

乔治笙还是老样子,两个字:“下楼。”

宋喜学乖了,都不问他干什么,应声后起身下楼。

敲门进了房间,宋喜拐过死角看到沙发处的乔治笙,这回还不待她问,乔治笙径自递过小蓝本,宋喜一看是行驶证,倒真的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汗颜了一把。

接在手里,宋喜说:“谢谢。”

乔治笙侧头看着她问:“最近想见见你爸吗?”

宋喜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目光,顿了一下,立即眼带紧张的问:“我爸怎么了?”

乔治笙说:“你爸没事儿,是你。他已经进去这么久了,外面还是有人要找你麻烦,如果你想尽快知道结果,可以找时间去问问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闻言,宋喜第一反应是松了口气,紧接着开口说:“如果有了目标,可以找到证据吗?”

乔治笙没告诉她,那天被捅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已经死了,另外一个重症监护,还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来,没有人证,背后的黑手就形同泥牛入海,若非如此,也不用叫她去问宋元青了。

怕吓着她,乔治笙淡淡道:“没有不透风的墙。”

宋喜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她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宋元青是有难言之隐,逼不得已才选择进去坐牢,可饶是如此,逼他的人还是不肯放过,如果能揪出是谁在背后害她,是不是同理也能知道是谁要整宋元青?

乔治笙见她若有所思,已经猜出她心中所想,薄唇开启,他出声道:“我跟你爸之间的约定是保护你的安全,查人,不在业务范围之内。”

宋喜看着他,大眼睛黑白分明,无比清澈,乔治笙仿佛能一眼看出她被看透后的窘迫。

还不待她出声,他又径自补了一句:“但我跟你之间可以另算。”

宋喜眼底刹那间燃气一簇火苗,那是希望。

她没开口,等着乔治笙说出他的条件,他既已提出,就一定是想好报酬的。

乔治笙最欣赏宋喜的这份淡定,跟人谈判的时候,最好的底牌就是不亮底牌,虽然他晓得,她也没什么底牌。

一切都是他在主导,乔治笙别开视线,很随意的拿起桌上烟盒,抽了根烟点上,宋喜还以为他要说什么,结果他一开口,是毫无关系的一句:“你到底能不能治我的失眠?”

宋喜闻言,当即一愣,顿了几秒才道:“你的失眠是久病成疾,就算治也不是一天两天。”

乔治笙说:“我也没让你一天两天就治好,我问你能不能治?”

宋喜表情平静,口吻却很笃定,“能。”

乔治笙说:“你帮我治失眠,我帮你查人。”

宋喜没想到乔治笙这么痛快,这样的交易于她而言仿佛占尽便宜,等等,天上没有掉馅儿饼的事儿……

宋喜看着乔治笙问:“查人大概要多久?”

乔治笙一侧头,正好薄唇下吐出一口白色烟雾,他俊美的面孔就这样模糊在烟雾背后,宋喜听到他带着几分挑衅的声音说:“那要看你的治疗效果了。”

果然,叫他帮忙没有那么简单。

烟雾逐渐淡去,宋喜清楚对上乔治笙的黑色瞳孔,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她竟是一点儿讨价还价都没有,直接说:“好,我们说定了。”

乔治笙闻言,别开视线补了句:“我不吃药,是药三分毒。”

宋喜说:“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

“说。”

“你要配合。”宋喜面色淡淡。

乔治笙目露警惕的看了她一眼,“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治疗方案,现在就要我配合。”

宋喜说:“我明天就给你治疗方案,你要是不放心,可以拿去给专业的医生看。”

别跟她提专业,提专业她就比谁都专业。

乔治笙抽了口烟,还没想到如何回答,忽然听到宋喜说:“烟要少抽,尤其是在封闭空间。”

说话,她走去窗边帮他开窗通风,乔治笙看着她的背影,恍惚间回到前些日子喝药的时候,她每晚进来给他送药,顺带着帮他开窗,点香薰。

想到香薰,乔治笙开口说:“把我的香薰炉拿下来。”

宋喜转身看向他,“你要用吗?”

废话,不然他拿来当摆设?

把烟按灭在烟灰缸中,乔治笙起身说:“那是我的,我借给你用,你要知道还。”

宋喜又是一脸懵圈,他什么时候说借给她用了?

乔治笙也不看她,走至床边,掀开被子上床。

宋喜回神,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去拿。”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乔治笙心底莫名的舒坦,其实他不是不能接受合作伙伴和利益互换的关系,只不过,条件要他来提,她也要跟着他的步伐走。

本想暗地里帮她查人,今儿元宝的一番话倒是提醒他了,什么世道,凭什么做雷锋?关键做了雷锋又没有人要感谢他,何苦来的?

他躺靠在床边看书,两分钟后,宋喜从楼上下来,手里不仅拿着香薰炉,还抱着棒棒糖塔。

乔治笙瞥了她一眼,宋喜把棒棒糖塔放在茶几原位,帮他点香薰炉,嘴上说着:“都是你的,原物奉还。”

其实宋喜很聪明,只要乔治笙稍微一‘提点’,她马上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抛砖,她也要把‘玉’奉上,这样他好,她好,大家好。

香薰炉点燃,宋喜起身看向乔治笙,“你早点儿休息,有什么事儿叫我,晚安。”

乔治笙没看她,却‘嗯’了一声。

仅凭这声语气词,宋喜就知道他心情不错。

推荐阅读:《一笙有喜》

看网友对 第285章 丢了个台阶给她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一笙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