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一笙有喜 > 第88章 刻在脑海的一幕

第88章 刻在脑海的一幕

????上了车,乔治笙拿出手机给宋喜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面清楚地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眉头一蹙,乔治笙一股闷气顶到胸口。

????元宝顺着后视镜打量乔治笙的脸色,出声说:“要不要让人先进去看看?”

????乔治笙道:“不用。”

????他拿不准宋喜到底想干什么,还是自己亲眼看到最好,叫别人进去,万一她没什么事儿,反倒显得他多管闲事;退一万步来讲,真要是有事儿,别人看到更不好。

????元宝打小儿跟乔治笙混,乔治笙心里面想什么,他每次都能猜个七七八八,知道乔治笙有所顾虑,元宝车子开的很快,也好在这个时间段,路上并不堵车,原本要半小时的路程,今儿个火急火燎,二十分钟就开到了。

????车子刚刚停好,还没等熄火,乔治笙已经推门下来。

????元宝紧随其后,两人一起走进黑灯瞎火的别墅。乔治笙拍开开关,一层大亮,元宝没理由跟着上去,只说了句:“有事儿叫我。”

????乔治笙自己上了三楼,平时他走到二楼就回卧室了,今天平白多爬了一层,心火难免有些大。

????来到宋喜所在的房间门口,乔治笙抬手不客气的拍了几下门,沉着一张俊美的面孔,他已经想好待会儿宋喜若来开门,他要说些什么话,但是随着室内的无人回应,乔治笙神色略微一变,再次拍了几下门,出声叫道:“宋喜。”

????门内还是没人应,安静的让乔治笙心底一沉。

????没再迟疑,他立马握上门把手,压下去的同时,房门打开。

????室内没有开灯,但不是全黑,有隐约的光亮从水声传来的方向映出,乔治笙迈步往里走,来到浴室门口,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他沉默数秒,开口试探性的叫道:“宋喜?”

????他心存侥幸,也许宋喜只是在浴室里面,没听到敲门声,可是,当回应他的依旧只有安静时,乔治笙一刻都没再等,他不是自欺欺人的人,当即跨步上前,一把推开浴室房门。

????浴室中一大团氤氲的湿气迎面扑来,裹挟着浓郁的热浪,乔治笙一时间什么都看不到,不由得蹙起眉头,伸手在眼前挥了挥。

????随着房门打开,大片的热气涌出,浴室中的可见度也越来越高,乔治笙原本没往地上看,是等到热气散了五秒钟,这才无意中瞥见地上趴着一具身体。

????定睛一瞧,黑色的头发,雪白的身体,一丝不挂,花洒没关,细密的水珠如大雨倾盆而下,噼里啪啦的浇在那具身体挺翘的臀瓣上。

????这样的画面,是乔治笙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因此刹那间受到了不小的视觉冲击。

????不过眼下不是欣赏的时候,乔治笙回过神,大步上前,先是关掉花洒,然后蹲下高大的身体,想都没想,把侧趴的宋喜搬过来。

????原本她背身对他,乔治笙也只想确定她到底有没有受伤或者自杀,可当宋喜的脸和身体被翻过来的瞬间,乔治笙竟然第一反应,看到了她左侧胸口处,一颗很小却特别耀眼的红色小痣,靠近挺立的圆点,却比圆点更加醒目。

????漆黑的狐狸眼盯着她胸前愣了数秒,乔治笙明显的切换了一下视线,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个遍,她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还有。

????赶紧将她打横从地上捞起来,乔治笙闪身来到外面,把她放在床上,大被一掀,直接盖到下巴尖。

????“元宝!”

????他朝着门口提高声音喊了一句,随后很快听到‘腾腾’的脚步声,元宝像是飞上来的。

????冲进房间,元宝还暗道完了,难道宋喜真的自杀了?

????看到站在床边的乔治笙,又看了眼床上躺着的宋喜,元宝胸口略微起伏,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

????乔治笙道:“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元宝微顿,马上应声:“好。”

????他出门去打电话,乔治笙重新打量房间,从床头柜到浴室,就连垃圾桶都没放过,没看到任何药盒,他想宋喜应该是没有吃药。

????私人医生在赶来的途中,乔治笙下楼回房间换了身衣服,之前抱宋喜,把他衣服裤子都弄湿了。

????一想到宋喜,那具白花花的身体立马充斥脑海,从他第一秒看见开始,每一个细节,细微到水珠落到她皮肤上,再被弹起的画面,他都没有忘记。

????她被水打湿的头发乌黑柔顺,贴在她苍白如纸的面孔上,原来她是真的白,从头到脚,白的毫无杂质,唯有左侧胸口处那颗耀眼的小痣,明明那么小一颗,他怎么会第一眼就被吸引过去?

????满脑子都是女人的身体,关键还是宋喜的,乔治笙暗自嘲讽,可能真是当和尚当久了,或者他不得不承认,宋喜作为女人,的确是特别成功的,不仅脸长得好,身材更不赖……

????衣服都穿好了,乔治笙又洗了个冷水澡,这才从房间里出来。

????元宝不好守在宋喜那里,干脆坐在楼下客厅抽烟。

????乔治笙下楼,元宝看着他问:“她怎么回事儿?”

????乔治笙说:“不知道,在浴室里面晕倒了。”

????元宝又问:“吃药了?”

????“没看见药盒。”

????乔治笙也坐在沙发上,伸手拿了一根烟点上。

????元宝似是略微感慨的说道:“估计宋元青的事儿对她打击太大,承受不了。”

????乔治笙道:“你不才说她坚强到让你佩服吗?”

????口吻中不无调侃。

????元宝说:“再坚强也是个女人,男的遇到这种事儿,又有几个能泰然处之的?”

????乔治笙没再跟元宝抬杠,因为他也在想,同样都是为了亲爹,他要娶宋喜,宋喜也要嫁,他不高兴了可以随时给她脸色看,可她不高兴又能怎么办?

????猜也猜得到,宋元青就她这么一个女儿,在家不说娇生惯养,也一定没受过屈,但宋喜如今人在屋檐下,竟然也没做出太让他反感的事儿,这其中的隐忍,估计只有宋喜自己才能体会。

????大家同样都要忍着,从某种角度上而言,他们可以算同是天涯沦落人。

????正想着,元宝开口说道:“笙哥,以后尽量别难为她吧,她爸的仇算在她爸头上,跟她没关系,现在孝顺又懂事儿的不多了,更何况她还是个女人,跟她一般见识干嘛?”

推荐阅读:《一笙有喜》

看网友对 第88章 刻在脑海的一幕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一笙有喜